201942r7.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激情 > 【翻译 隔壁的拉拉催眠师:一个爱的故事】

【翻译 隔壁的拉拉催眠师:一个爱的故事】



同样的戏码每晚都上演。在马特(Matt)躺在床上,就要睡着的时候,隔壁
的噪音就开始了。其实不算是噪音了,那是两个姑娘做爱的声音,非常激情的性
爱,从墙这边可以听得清清楚楚。自从五个月前他搬进这座公寓后,这样的情况
一天不落地出现着。欢愉的声音很大,而且饱含着春情——马特对于邻居如此不
可思议的性欲感到惊讶。他对因此带来的睡眠不足而恼火,同时却也乐于享受那
诱人的合唱。马特从未和住在隔壁的女子交流过。实际上,他们在楼道里碰到过
几次,互相微笑打招呼,但也仅此而已了。J.阿特金森(J.Atkinson),她的信
箱上如是写着。马特很惊讶与她平日里朴素的穿着。姑娘很漂亮,但穿着很朴素,
而且有一头精炼的黑色短发。不管什么时候二人相遇,她总是独自一人——完全
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让人将那时的她和每晚狂热的性爱联系到一起。她知道自己一
直在给马特上演成人秀么?她在乎么?这个姑娘从来没有流露出一点痕迹。更奇
怪的是,马特发现这姑娘从不会连着两晚和同一个女孩做爱。仅马特可以分辨出
的,这姑娘就有七八个女朋友。马特是从每个女朋友的不同声音区分她们的。有
时候,他甚至可以听到墙那头传来三位女性一起嬉戏的声音。到了第二天,头天
晚上来的女子总会离开,而那姑娘从不在白天去看望她的伴侣。
突然从一天开始,那姑娘有连着六个晚上是和同一个女子欢好的。这样的变
化让马特好奇到发疯,那感觉就好像在忍受水刑的煎熬一般。为什么呢?怎么就
突然改了习惯呢?终于,他的好奇心战胜了理智。那晚,马特顺着爬上了火灾逃
生通道,向邻居的房间中张望。那姑娘一个人坐在床沿,身穿一件白色的浴袍。
马特瞟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将近晚上11点。他知道自己不用等太久了——每晚她
和性伴侣都在固定的时间开始。正如马特所期望的,姑娘站起身来应门去了。马
特看到另一个女子走入了房门。她简直算得上马特见过最漂亮的女子了!浅棕色
的长发,嫩白顺滑的皮肤,一对微翘的性感大嘴唇。进门后什么都没睡,她走了
过来坐在了床边。这时马特可以看到她的双眼了——大大的蓝色眼眸,好似两汪
湖水,却呆呆望着面前的空气。
马特的邻居走向她的女朋友,近近地贴在女子耳边轻声细语地说着什么。那
女子依然无神地望着空中,吸收着每一个亲密地呢喃在耳边的字眼。马特注意到
邻居睡袍下的玉手随着话语缓缓地握住了来者的酥胸。慢慢地,那女孩的眼帘低
垂了下来,最终完全闭上了。她已进入了催眠的梦境中。无需邻居的鼓励,那女
孩站了起来,解开身上的大衣,任由它滑落在地。大衣下,她什么也没穿。她裸
露的玉体和她的脸庞一样精致无瑕。马特的邻居也开始解开自己的浴袍……突然,
隔壁的姑娘转过头来直视着马特的双眼,好像她其实一直知道马特在那儿一样。
愣了愣神,马特尴尬地爬下了逃生通道返回自己的公寓,勃起的阴茎在裤子上顶
得生疼,让这一系列动作变得十分困难。
第二天晚上,隔壁的姑娘将她的床挪动了一下,靠在了和马特共用的那面墙
上。这样,马特就可以更清晰地听到她们的性爱游戏了。在欢愉中,她甚至还敲
了敲那面墙。
* * *
大约一周后,在一个周六的下午,马特听到有人敲门。他从猫眼中查看,惊
讶地发现是隔壁的姑娘。他不知对方想要做什么,打开了一角房门:“呃,嗨”,
他说道。“嗨”,女孩回应道,她径直推开了房门走进马特的公寓,然后把门在
身后关上。“我能进来么?谢谢。”
“你TM这是在干……”
“嘘……,你看”,她小声说道,指着门。
马特通过猫眼又向外望去。他听到楼道里传来一阵剧烈的响声,一会儿,一
个大块头的男子进入了他的视线。“滚出来,你这个女同婊子!我知道你就在里
面!”那人对着姑娘的房门叫嚣着。
“这谁呀?”马特问。
“你记得上周你偷窥我房间的时候么?”
马特的脸“腾”红了起来,“啊……呃”,他支支吾吾道。
“你肯定还记着。你知道那个和我一起的姑娘吧?”
“被你……”
“没错,被我催眠了和我做爱的那个姑娘。我知道你什么都看见了——别试
图否认。好吧,说回来,外面那哥们儿就是她男朋友。”
马特顺着猫眼又看向外面。“他看起来可气坏了——我估计他可能要砸坏你
家门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躲进你这儿呀。”
“呃,你想坐下来点什么吗?顺便说,我叫马特埃斯波西托(Matt Esposito
)。”
“杰姬阿特金森(Jackie Atkinson ,后面这个名字我还是直接用Jackie吧,
杰姬太别扭了)。”两人走近客厅坐在沙发上。经过了一段尴尬的沉默,Jackie
打开了话题。“那么,你经常看别人做爱么?”
“那是第一次。”
“啊,我知道了。你……不是很健谈呀。”
“确实。”
“那上周你是碰巧散步到了消防通道,然后无意间通过我的窗户看到了……”
“呃,不是的。我每晚都可以听到你卧室中的……事儿。我想那天就是好奇
了吧。”
“你可以听到我卧室里的所有情况?”
“基本上是的。这楼的隔音很不好。”
“那就有意思了”,Jackie说道,“我从未从你这边听到任何声音呢,你是
经常去你女朋友那边了?”
“我……单身。”
“真的啊,怎么回事?”
“姑娘们不大会走到我面前,然后说‘我想睡你’。”
“所以每晚你都是自己在家度过的了?”
“这不关你的事吧。”
“哦,我明白了。你可以把耳朵贴在我的墙外去听我私密生活的每个细节,
我却不能这么做。”
马特冲着Jackie皱起了眉头。
“你需要走出去,和人们接触”,Jackie说,“就这么总宅在家里对你很不
好的。”
马特愤怒地爆发了:“总有人这么跟我说!对你来说和人接触也许很轻松,
可对我不是!你根本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
“我比你想得要明白得多”,Jackie静静地说,“我只是想帮你。”
“你是想帮我,哈?跟我说该出去和人接触?你也就这么跑到教堂地下室的
戒瘾班里跟人说:”你该少喝点酒‘?这有用吗?“
“老天……好了好了,不用这么讽刺我。很抱歉我说了一些不合适的话。”
马特站起来走到门前,看了看外面。“你的狗仔队看起来已经离开了。”
Jackie叹了口气,“至少现在是走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
“既然你看起来这么热衷于强行给别人建议,我也给你一个吧:给他女朋友
解除催眠,让她忘了你不就得了?”
“没那么容易的。”
“为什么?你不是一个很好的催眠师吗?”
Jackie直视着他的双眼道:“我是你见过最好的催眠师!”
“那问题在哪儿呢?”
“原谅我这么说,但是你难道没看到她的样子么?贝琳达(Belinda )是一
个完美的施术对象。她是如此的美丽,对催眠有这么高的接受度。当她被催眠时,
她是那么乐意,那么地……”,Jackie耸了耸肩,“……渴望着取悦我。每天晚
上她来之前,我都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但是当她来到我的面前,我却
无法那么做。她太完美了,我怎么能放弃呢?”
“这听起来,对我来说没什么难的”,马特说道,“你只是需要一些自制力
罢了。”
后来马特回忆起这一刻时,他发誓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头顶闪亮的灯泡。Jackie
的脸上浮现出狂喜的表情,整个脸庞都闪烁着惊人的光彩。那时她看起来一点也
不朴素了。“你可以的”,她说。
“什么?”
“你可以为我催眠她。”
“我?我都没法和一个姑娘正常交流。你怎么能指望我来……”
“就像我说的,贝琳达是我遇到过最易接受催眠的受术者。只要我眨眨眼她
就能进入状态。我可以告诉你该说什么,完全没问题的。”
“你能找别人来办这事吗?”
“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人。好吧,实际上,你是唯一一个清醒地
记得那一切的。没别人了。”
“这太疯狂了,我都不敢相信我们在讨论这个。”
“听着,你说了你对那些不停跟你老生常谈的人无比厌烦了,对吧?我现在
在提供真正有用的帮助。你不是和人交谈有问题么?我可以教你如何做。”
“你说得好像好容易似的……”
“就是很容易的。”
马特犹豫了一会儿,“呃……”
“我可不会接受‘不’作为回应的。你必须这么做,你我都心知肚明。”
马特叹了口气:“唉,好吧。我做。跟我说说怎么办吧。”
* * *
在马特和Jackie那栋楼附近新开了一家生意很好的咖啡馆。马特很怀疑那地
方恐怕不是个催眠人的好地方。正值周六晚上,咖啡厅里有好多人。但是Jackie
坚持说这都不是问题。他在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里找到一台桌子坐了下来等着。
Jackie说她会给贝琳达打电话,给她一个后催眠建议,然后让她到咖啡厅来见马
特。几分钟后贝琳达来了。和马特记忆中一样,玉骨冰肌一般。突然,马特开始
紧张了。他的心跳得腾腾响。他真的可以完成这事么?贝琳达精致走向他这个桌
子,因为他是唯一独自坐在那儿的顾客。“你是马特么?”她问。“嗯,是”,
他紧张地回答道。贝琳达没有说什么别的,只是坐在了他的对面。她看着马特,
耐心地等待着他的下一个动作。她的眼皮半闭着。Jackie的后催眠建议起效了—
—她已经在恍惚中了。
马特深深地做了几次深呼吸,平静一下自己的心绪。“你准备好进入催眠的
恍惚中了么?”他用一种温柔但有力的声音问道。
“是的……”
桌上点着一根蜡烛,马特拾起烛台,举在二人中间。
“现在,贝琳达,我要你深深地注视着烛台。你的注意力完全被蜡烛所吸引。
你的意识中除了面前的烛台和我的声音,再无其他东西。”正如他所说,贝琳达
的双眼完全锁定在了蜡烛上。跳跃的火苗闪耀在她的俏脸上。“随着你注视得越
来越深,你越来越放松。你的呼吸越发地深沉,每一丝紧张感都抽离了你的身体,
你身体的每一部分——你的双腿,你的双臂,你的头——都完全地放松了。”
贝琳达的双眼现在闭上了三分之二了,她的头开始向前倾斜。
“很快,你会陷入一个深沉的、放松的睡眠中。你会越来越难保持清醒。你
准备好体验这次舒适而放松的睡眠了么?”
“嗯哼……”
“非常好,贝琳达。现在,当我数到三,你的双眼会完全闭起来,你身体里
的所有紧张感都会消失。而你,会进入一个深沉的,放松的梦境。一……二……
三……”贝琳达的双眼闭了起来,她的头无力地垂了下来,下巴点在了自己的酥
胸上。
他成功了。他催眠了她。
“你能听到我么,贝琳达?”
“可以。”
“你还记得Jackie么?”
女孩的嘴角出现一抹笑容。“嗯……Jackie!”她的声音很甜腻。
“嘘……小声一些。”他急声道。马特紧张地四下扫了一眼,觉得咖啡厅里
的人肯定都在看着他们,却惊讶地发现其实没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冷静,冷
静。他对自己说,只需要按照Jackie所说的说出来就好,别搞砸了。
“你喜欢Jackie么?”他继续问道。
“Jackie棒极了,”贝琳达愉快地回答。
“你还记得你们在一起做的每一件事么?”
“嗯~~……”贝琳达回答道,肯明显,她的情欲被挑了起来。
“听我说,贝琳达。Jackie不是真实存在的。Jackie只是一个梦”
“只是一个梦?”
“是的,贝琳达。你和Jackie之间所发生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一个梦——
一个美妙的梦。”
“一个美妙的梦”,贝琳达满足地重复着。
“你觉得自己最近在男友身上倾注了注意力么?”
“没有……”贝琳达不情愿地说。
“是不是因为你一直在做和Jackie的梦,才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男友身上呢?”
“是的”,贝琳达表示同意。
“你需要忘掉Jackie了。你需要停下这个梦,不要再梦到Jackie了。”
“不在梦到Jackie”,她重复着。
“我这就会唤醒你,贝琳达。醒来之后,Jackie就不再会出现在你的梦中了。
就好像她从没有存在过一样。你明白么?”
“嗯,我明白。”
“下周内,你会对男朋友非常非常好,来弥补你对他的亏欠。”贝琳达微笑
着点了点头。“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过来。你会回家,不会记得我是谁,不会
记得我催眠了你。一……二……三。”贝琳达的双眼睁开了,没有说话,她站起
来走出了咖啡厅。马特迅速地又扫了一眼屋内,每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 * *
马特一路奔上了楼来到Jackie的门前。他敲响了房门。Jackie开门后激动地
问:“你做完了?”
“嗯哼~ ”
“快进来,跟我说说。”两人来到Jackie的公寓内。“说说吧,过程如何?”
马特没有回答,他在四下浏览Jackie的公寓。
“马特,你在听么?”
“哦,对不起,这是你的公寓。感觉好怪,它和我的看起来好像,只是所有
东西都是反过来的。像镜像一样。嘿,你男朋友是谁?”
“男朋友?你说什么呢?”
“那儿”,马特指着桌上的一张照片。
“哦,那个,那是我弟弟的照片。”
“你有个兄弟啊?我怎么而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三年前自杀了。”
“哦,天哪!对不起……我……”
“没事的,”Jackie说道。她很快跳过了这个话题,“跟我说说,怎么样?”
“简直不敢相信!我催眠了她,和你说得一样!很简单!”
“看吧,我跟你说过嘛!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上第二课呀?”
“第二课?什么意思?”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呢?我会把我会所有东西都教给你。”
“我没说过我想要学那些呀。”
“你不需要说的,我能看出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为我做这些呢?”
“有什么区别呢?何必怀疑我的诚意呢?这可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机会。你
可以离开,每晚自己一个人坐在家里,或者你可以和我学,然后乐享其中的每一
个瞬间。更别提啪啪啪了,你不介意我这么说的话,你可是非常需要呢。”
马特叹了口气,“哦,好吧。”
“好的,今天休息一下吧。明天,我们就会开始你的下一课了。”
* * *
第二天下午,Jackie和马特走在人行道上,去开始他的第二课。马特很兴奋,
脸上带着大大的傻笑。“我不敢相信!”马特说,“我就要和一个拉拉去对那些
宝贝儿们施咒了!这可是我碰到过最酷的事儿了!”
“当然是了”,Jackie说道,“但是,拜托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哦,好的”,马特说,尽力地不形于色,“抱歉。话说你要带我去哪儿?”
“就去那儿”,Jackie说,指着对面那一大片书店。
“书店?你在书店里催眠陌生人?”
“嗯哼~ ”
“你不担心会被人看到么?”
“每人会看到我们的。”
“你怎么能这么确定呢?”
“就好像那天没人在咖啡店里看你一样。去那儿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们才不会注意到身边发生了什么呢。”
“哦。”他们走进了书店,四下看了看。“现在怎么办?”马特问。
“跟着我,看我怎么做。不过别跟得太近了。”
马特看着Jackie在书架中间穿梭这。她小心地检视着书店里的每一位女性,
完全不在乎是不是有人会注意到她那么盯着那些姑娘看。她根本没有假装看书。
没人注意到她。最红,她选定了目标。一个大学生年纪的女子独自站在科幻小说
区。马特溜到了旁边的过道处,观察着Jackie开始狩猎了。
Jackie走向了那个女孩,就那么站在对方的面前。女孩全神贯注地读着书,
似乎没有注意到Jackie. 终于,Jackie开口了:“你喜欢科幻小说?”
那女孩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Jackie. 又一次,Jackie的脸焕发了无比的光
彩,她绿色的双眼中似乎有两团小小的火焰。马特马上知道,那姑娘完了。“呃
……不”,女孩说,有些紧张地笑着,“奇幻类的书。”她给Jackie看了看刚才
读的书,《霍比特人》。
“奇幻类呀?你喜欢幻想么?”
女孩站在那儿半天没说话。还从没有一个女子这样和她说过话,她既紧张,
也困惑。Jackie早知道这些,她在利用这些。“嗯哼”,女孩最红还是回应了,
轻微点了点头,视线一直被锁定在Jackie的眼睛上。
“我也喜欢幻想。有时候,我会幻想我正站在春日里的一片大草原中。我会
闭上双眼,在脑中勾勒那个画面,栩栩如生。你可以这样做么?”
女孩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不试试呢?闭上你的眼睛,幻想着你就站在一片美丽的草原上。来
嘛~ ”藉由第一手的经验,马特发现Jackie在想要的时候是多么的有说服力。所
以当那女孩服从时,他一定也不惊讶。女孩站在那儿,让Jackie的声音环绕着她,
引诱着她越来越深。“你能看到了么?”
女孩点了点头。
“草原上开着各色的鲜花,五颜六色的,各种美丽的色彩……”女孩站在那
儿,闭着眼睛,嘴角爬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如果你深吸一口气,你还可以闻到清新的花香。来吧,深深地吸一口气,
嗅一嗅那些美丽的花朵……”随着Jackie的话,女孩深吸了一口气。“再来一次
……你站在这儿,站在大草原上,被美丽的鲜花簇拥着,深深地吸气,你发现放
松下来是那么的美妙。你感觉好放松,完全放松了,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放松。随
着每一次呼吸,你变得更加放松。”这时,Jackie的声音变得好似耳语一样,
“放松……放松……”女孩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
“你感觉如此地放松,就要睡着了。你准备好享受梦境了么?”女孩微微地
点了点头,她的头只是上下晃动了几毫米。“很好。我会数三下。当我数到三,
你会进入一个深沉的,平静的睡眠。明白么?”女孩又点了点头。“”一……二
……三……女孩的头彻底低了下来。
Jackie转过身来看着马特,笑了笑,竖了竖大拇指。然后她将注意力转回到
女孩身上。“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瑞塔(Rita)”,沉睡的女孩回答。
“我可以很容易将你代入睡眠,瑞塔,是么?”
“是的。”
“我可以随时将你代入沉睡,对吧?”
“对。”
“当我将你代入沉睡时,你无法抵抗。对吧?”
“对。”
“非常好,瑞塔。真是个好姑娘。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看着我。”正如她所
言,瑞塔睁开了双眼,无助地看着Jackie. “瑞塔,告诉我,你喜欢被亲吻什么
地方呢?”
“在我脖子后面有块地方。”
“指给我看。”瑞塔的头向后仰了一点,她指着耳朵下脖子上的一块地方。
“谢谢你,瑞塔。”女孩的手落回了身旁。
“从现在开始,瑞塔,不论何时,只要我亲吻那个点,你就会感到一阵特别
的颤栗滑过身体,没有任何其他人可以给你那种感觉的。你明白么?”
“明白。”
Jackie靠过去,像天使一般轻轻地将双唇印在了瑞塔脖子上的那个点上。瑞
塔一动未动,一声没吭。但是,她的脸嫣然一红,显得明艳可人。Jackie看起来
对她的反应很满意。“你想要更多么?”她问。
“哦,想要”,瑞塔轻声回应道。
“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会来找我么?”
“我会的。”
“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Jackie伸手从牛仔裤后面的口袋中抽出纸笔。女
孩盯着面前的空气读出了一串数字:“5 ……6 ……1 ……”Jackie记下了号码。
“过一会儿,瑞塔,我会唤醒你。当你醒过来,你的意识不会记住我们的交
谈。但是,你的潜意识会渴望着,等待着我的电话。如果今晚有什么计划,你会
取消掉。明白么?”
“明白。”
“对于照我说的做,在你的意识中还有什么疑虑么?”
“没有了。”
“非常好,瑞塔。”Jackie又一次亲吻了她脖子上的那个点。这一次,瑞塔
发出了一阵轻柔的呻吟。
“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来,不会记得我们曾经聊过。一……二……三……”
瑞塔炸了眨眼,看了看四周。Jackie蹲下去捡起了她掉在地下的书,“给你,
你掉在地上了。”说着,她将书递给瑞塔。“哦,谢谢~ ”瑞塔接过书走开了,
一脸的疑惑。她的手心不在焉地抚摸着脖子上的那个点。
Jackie走到马特面前:“你看到全过程了吧?现在该你了。”
“你觉得我可以做到那些?”
“没什么的,只需要你有足够的男子汉气概。”
“好吧,既然你怀疑我的男子汉气概,我想我也没别的选择了。我该试试着
催眠哪个呢?”
“她怎么样?”Jackie说着指向文学区的一个女孩,“她之前在观察你呢。”
“是么?我怎么没注意呢?她挺漂亮的。”
“去吧。”
“好吧,没什么可紧张的……”马特硬着头皮走向那女子。他走到她身边,
开口道:“呃,嗨……”
女孩都没有看他一眼,转身走开了。他走回Jackie身边:“呃,再没有更坏
的了。你确定她之前在观察我?”Jackie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喔~ ”她说。
“怎么了?”
“只是看着你,我都能感觉到你有多紧张。满头的汗,身体抖得这么厉害。
我想你说自己腼腆什么的还真不是开玩笑。”
“我有个问题,”马特说,“有没有可能,你催眠了我,让我面对女性的时
候不那么紧张?”
Jackie皱了皱眉,“我只催眠女性。不是针对你,但是只要一想到要催眠一
个男人就让我恶心”,Jackie耸了耸肩,好像真的感觉到了恶心,“呕……!”
“你是说,对你来说,催眠和性一样?”
“别傻了!催眠肯定和性不一样。”Jackie笑了,“催眠是前戏。”
“好吧,我只是问问。”马特决定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 * *
几周来,马特都和Jackie一起继续他的课程,但是进展不大。马特开始换衣
自己是不是还能催眠别人。Jackie做起来好轻松。但是马特不在乎。他很享受和
她一起的时光,尤其享受看着她施术的样子。马特发现及时他没能学会催眠,至
少他可以获得更多的和女性搭讪交谈的经验,也不算一无所得。
一个下午,马特出来继续他的课程。他在咖啡店等了两个半小时,但是Jackie
没来。他回到公寓,惊讶地听到Jackie正在和谁享受性爱。Jackie从未在白天如
此,她只在夜里做爱。这次性爱持续了整个下午,一直到晚上,终于在夜里1 点
左右停了下来。第二天,马特醒来后听到她们又开始了。马特不记得哪次Jackie
的房客在她那儿呆过一整晚。那女孩离开时,马特通过猫眼看着过道,他惊讶了
……是贝琳达。接下来的一周里马特没有再见到Jackie. 她越来越多地把时间花
在贝琳达身上,几乎不出门。隔壁传来的性爱声响亮而持续。
终于,马特决定做点什么。她等在楼下的咖啡厅,看到贝琳达走出了公寓。
他跟了上去,来到她面前打了个招呼:“打扰一下,贝琳达。”
她转过身来问:“我们认识么?”
“我是马特,我们曾经在咖啡厅见过的。”
她看着他,一脸的疑惑:“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马特直视着她的双眼,尽量在内心给自己打气。他曾经催眠过她一次,但那
是在Jackie的后催眠暗示下完成的。这次他要靠自己了。希望他从Jackie那儿当
真学到了一些东西。“那是几个月前了,你和我在咖啡厅见面,我让你注视着蜡
烛,还记得么?”
贝琳达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他的双眼:“是的,我记得”她轻语道。
“你还记得那是多么放松的感觉么?你看着蜡烛,听着我的声音,呼吸地越
来越深,越来越深。好放松啊。”
“好放松……”她重复着。
不可思议,马特想。他只是和她说了几句话,她就进入半催眠状态了。“那
之后,你喜欢听着我说话,是么?”
“是的”,她说。
“你愿意跟我一起再走近那家咖啡厅,听听我想说的么?”
贝琳达点了点头。马特拉着她的手走回了咖啡厅。他们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坐了下来。
* * *
第二天,马特走过楼道来到Jackie的门前。敲响房门后,Jackie打开门。她
穿着浴袍,显然,正期待着贝琳达的到来。“哦,嗨,马特”,她说,“不好意
思,我现在不能和你聊,我在等别人……”
“她不回来了”,马特打断了她的话。
“你说什么?”Jackie非常震惊。
“贝琳达不回来了。我又见了她一面,像上一次一样解除了她的后催眠暗示。”
“你,什么?!!你不用这么做的。她男朋友假释期间违规又被关回去了,
他不在是个威胁了。”
“她男朋友不是问题所在,从来都不是。问题是你被贝琳达迷住了。你不分
昼夜地和她做爱,从不离开公寓。你在这事上走得太远了,得停下了。我已经让
她换了一个你不知道的电话号码,所以你不能再给她打电话了。”
Jackie火冒三丈:“你TM以为你是谁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我该干什么不
该干什么!”
“我是你的朋友——我在乎你”,他平静地回答道。
“你不许再这样干涉我的生活!你怎么敢这样!我不需要某个没朋友的社交
障碍者跟我说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她的话就像一记势大力沉的踢击,直挺挺打在他的心口。他知道,要是再待
下去就控制不住眼泪了。他没有在说什么,转身走了回去。
“马特,等等。我……”她没说完,马特摔门走进了房间。她有一点说得对,
他想,他没朋友,现在没有了。
* * *
接下来的几天,马特尽力避开Jackie不见。有一次,他正要进楼门,看到Jackie
要出去。二人尴尬地对视了几眼。Jackie看起来想要说什么,但是马特没有给她
机会。其他时候马特没见过Jackie. 当然了,他总能听到她的声音。她每晚的夜
生活依旧。
一天夜里,马特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读着一本书。“打扰一下”,一个声
音传了过来。他抬头,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子站在他的面前。女子显得有些紧张:
“呃……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但是当我看到你坐在这儿,我知道,我
需要请你……和我睡觉。”马特的下巴都要惊掉了。这女子很漂亮,她穿着一件
昂贵但时尚的套裙,脸上的妆容精致无瑕,手上的指甲也经过精心的护理。马特
想这样的女性恐怕是自己高攀不上的。起码,如果二人出去约会的话,一定会被
旁人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他无法相信女子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女子继
续说道:“我还得告诉你,Jackie说了一些很愚蠢的话,她非常抱歉。你那时说
得很对。好奇怪,我都不认识叫Jackie的人。”马特顺着她身后看去,Jackie坐
在咖啡店的另一头,冲他挥了挥手,给了他一个大拇指向上的手势。
“那么,你说呢?”女子问道:“你愿意和我睡么?求你了呢~ ”女子靠在
他的身上,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道:“你看起来太性感了。我好想感受到你的大
肉棒狠狠插在我的身体里。”然后,她的香舌轻轻舔舐着他的耳朵。
“我的公寓就在楼上,可以么?”
“就在你的公寓里,你想把我怎样就怎样”,女子呢喃道。
“呃,那就去我公寓吧”,马特站了起来,搂着紧紧依偎在他怀中的女子走
出来咖啡厅。
二人一进门,她就将他顶在了墙上,激情地亲吻着他。很快,她身上昂贵的
套裙就堆在了地板上。她赤裸的身躯匀称而健美,缠在马特身上感觉棒极了。莲
臂玉腿紧紧地交缠在马特身上,被马特抱进了卧室。他将女子放在床上,开始脱
衣服。躺在床上,女子将一双玉腿大大地张开。他注意到女子带着订婚戒指,但
是显然她不在乎。马特俯在这尤物的身上,她的皮肤有一股香甜的气息。她的性
欲高涨,马特轻微的触碰都能让她的欲火越烧越旺。女子富有侵略性地翻身骑在
马特身上。马特的双手攀上了她的一对酥胸。“哦,对!就是这样!”她娇声高
叫着,显然不是看起来的那个乖乖的小姑娘。她的眼中充满了饥渴,好似体内的
一头野兽被唤醒了一般。这是一次激烈的性爱,一次快速的欢愉,女子是那么地
不羁。马特享受着过程的每一分钟。
过后,马特躺在床上,假寐着。他听到女子站起身传好了衣服。她离开后,
他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他甚至没有问对方的姓名。但是他不在乎。漫漫长
夜,马特没有再睡。他只是躺在那儿,想着:Jackie刚才在听我们的欢愉么?
* * *
马特正坐在下班回家的公车上。对面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亚洲女孩。马特认
出了她——她也住在这个街区——二人在同一站下了车。几乎每天晚上马特都能
在公车上见到她。他决定在她身上试试自己的催眠课程。他想试试凝视催眠法。
想到要搭讪陌生人,与之交谈,马特还是会紧张。他缺乏Jackie的自信,也缺乏
他那顺滑而诱人的声音。但是马特在非语言交流方面做得好得多。他注意到每当
Jackie狩猎的时候那种眼神——那种凝视。马特研究了她的技巧,一次次的练习
凝视,直到他掌握了精髓所在。他打算对坐在对面的女子使用凝视。不管用。每
当二人的眼神接触,女子就会迅速看向别处。他感觉到,自己让对方紧张了。他
已经掌握了凝视的技巧,但只有凝视是不够的。
然后,他有主意了。他伸手进包里拿出了一张有填字游戏的报纸。他假装做
了一会儿,抬起头来问对面的女孩:“‘放松’(relax )的四个单词的同义词
是什么来着?”女孩看着他。“呃……”她说,“是……”这时马特又用了凝视
技巧,这次起效了。女孩被他的凝视牢牢吸引住。她在想着他的问题,忘了紧张,
不再害怕眼神接触。想要获得她的注意力,他得先用什么东西分散她的注意力。
“是‘冷静’(calm)”,终于,她说道。马特站了起来,走到对方面前。
女孩一直和他保持着对视。
“小姐芳名?”他问。
“珍妮特(Janet )。”
现在到了困难的那部分了。他需要和她说话。马特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他
回想起Jackie在这样的情境下是如何做的。他镇定而悦耳地说道:“珍妮特,想
象着你正站在一片大草原上,四周开满了鲜花……”
当他们到站时,珍妮特已经进入了轻微的恍惚中。他领着珍妮特来到自己的
公寓楼,走上楼梯。在楼道中,他对珍妮特说:“现在,珍妮特,听我说。我要
你伸直双臂。”女孩照做了。“你的双臂非常,非常地僵硬。你无法移动胳膊了,
不管多么努力地尝试。”珍妮特的表情紧张了一会儿,换上了沮丧的神态。她的
双臂没有弯曲。“我做不到”,她说。马特摸了摸她的双臂,确实完全僵硬了。
“很好,珍妮特”,他说,“你做得非常好。你的双臂不再僵硬了。”两条白嫩
的胳膊垂在了她的身旁。马特选的受术对象非常好,她看起来很容易接受建议。
马特继续加深着她的状态:“听着我的声音,珍妮特。越听我的声音,你就
感觉越放松。你专注在我的声音里,只在乎我的声音。你的呼吸越来越深,越来
越深。你的双腿感到温暖而放松。你的胃里也感觉温暖而放松。你的双手温暖而
放松。你的双臂温暖而放松。然后是你的肩膀……你的脖子……最后,是你的头。
现在,你在这样一种美妙的、平和的放松状态里,你发现自己不可能再保持清醒
了。这时候,还有什么比陷入一个深深的,深深的睡眠还美的呢?”珍妮特的眼
皮开始打架。“是的,珍妮特,你的眼皮感觉好重,好重。现在,闭上你的眼,
睡去吧。”珍妮特闭上了双眼,头向前垂了下来。“跟我走,珍妮特”,马特领
着珍妮特来到Jackie的门前。“你会挣开双眼,珍妮特,但是你仍在深深的、深
深的催眠状态中。”珍妮特睁开了眼睛,马特敲响了房门。
当Jackie打开房门时,她的俏脸就像圣诞节清早的孩子一样亮了起来。站在
她面前的,是一个非常美丽,非常顺从的女子。她双眼无神地看着Jackie,一丝
口水甚至从下巴那里垂了下来。
“接受你的道歉了”,马特说。
Jackie给了马特一个飞吻。“谢谢!”她说着,急切地拉着珍妮特的手走回
了房间。
* * *
几天后,Jackie走在咖啡厅中。马特走了进来坐在她身旁。“我得谢谢你那
天晚上给我的礼物”,她说,“你真是太可人了。”
“实际上,我非常高兴我那么做了,因为在那之后,我意识到一些非常重要
的东西。”
“我意识到,当我为你催眠她们时,我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当我为了自己
而催眠某人时,紧张极了。所以,我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如果我为你催眠别人时
不紧张,没理由为自己催眠她们的时候那么紧张的。”
“我一直知道的”,Jackie说。
“意识到这点后,我就可以去见另一个姑娘,这一次是为自己催眠她了。”
Jackie的眼睛睁大了,“真的吗?”
“实际上,我一会儿就要见她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晚在我的公寓~ ”
“喔!你学得真快,小菜鸟。不过很可惜,今晚我不在。”
“你不在家?”马特看起来非常失望。
“我这周末要去看望父母。这可是个大事呢,实际上,他们让我住回去了。”
Jackie的脸上换发出光彩。“你知道,我真希望在父母发现我的性向前认识你,
你可以假装做我的男朋友的。”
“真那样的话,真是我的荣幸”,马特说。“哦!她来了”,他指着一个进
入咖啡店的女孩说。Jackie转过头来看了看,不以为然:“她,她看起来有点小
吧?啊……长相太普通了吧?”
“我觉得她美极了。你不觉得么?”
“不觉得,可能比较符合你的口味吧。话说你什么时候认识她的?”
马特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盯着那女孩猛看。
“嘿,马特?你在听么?”
“抱歉,我在想我今晚可以和她玩一些什么。”
Jackie狡黠一笑,“哦,真~ 的么?那你去吧,玩儿得愉快。我走了。”她
喝光了咖啡,站了起来:“祝你好运,别做那些我不愿意的事啊。”
“到底是什么事呀?”
“回头我告诉你”,说着,Jackie走了。
马特等的女孩,莫妮卡(Monica)在茫然地在咖啡厅里四下扫过。终于,她
走到马特面前做了下来。
“你好,莫妮卡。”
“不好意思,我们认识么?”她有些苦恼地回答。
“如果你不认识我,为什么和我坐在一起呢?”莫妮卡看起来更糊涂了,
“呃,好吧,这是唯一一个有空的桌子了。”实际上,咖啡厅里还有很多空位呢。
马特伸手抓起莫妮卡的手。“你在干什么?”她问。“别这样,放开我!”但是
她没有抽出手来,甚至没有试着要反抗。“睡吧,莫妮卡”,马特说。瞬间,莫
妮卡的双眼一翻,闭上了。她的头低垂在胸前,进入了深深的催眠中。
“你能听到我么,莫妮卡?”
“可以”,她呢喃道。
“你是不是还记得,当你被催眠后,是不可能反抗我的?”
“是的。”
“很好,莫妮卡。我要你做五次深呼吸。当你深呼吸的时候,你会更加地放
松,进入更深的催眠中。”马特看着莫妮卡的胸脯慢慢地上下动着。她的身体滑
落委顿在以资中,双臂从大腿上滑落,在身边轻轻摆动着。
“你做得非常好,莫妮卡。你现在在深深的,深深的催眠中,你的意识完全
对我的建议开放了。明白么?”
“嗯……”
“莫妮卡,最近你的生活变得乏味无趣。你需要做些改变了。”
“需要做些改变”,她梦呓一般重复着。
“当你从催眠中醒来,你会感觉到一种需求——一种灼热的渴——想要尝试
不同的东西。这种渴求是如此地不可抑制,你会打电话给你的发型师,约一个今
天的护理——你会说这是很紧急的事,因为你需要做些改变。”
“需要做些改变”,她继续跟读道。
“很好,莫妮卡。现在,仔细地听我说,你必须……”
* * *
那晚,马特紧张地在他的公寓中踱着步。他给了莫妮卡一套复杂的建议。这
样的建议有效么?过一会儿他就可以知道了。他不停地看表。10点整的时候,敲
门声响了起来。打开门,他惊讶地吸了一口气。莫妮卡的头发剪短了,染成了黑
色。她看起来比他想象地还要好。
“你是谁?”女孩儿疑惑地问:“我认识你么?”
“没事的,莫妮卡”,马特说,“请进。”
“我觉得进入一个陌生男子的公寓不大好”,她说着,走了进来,“我觉得
我还是在楼道里吧”——但是她已经走了进来。又一次,马特拉起她的手说:
“睡吧,莫妮卡。”女孩又陷入了深沉的催眠中。马特让莫妮卡躺在沙发上,他
加深着她的催眠。当他感觉女孩准备好时,他给了一系列新的建议:“莫妮卡,
当你从催眠中醒来,你会认出我,马特,你的新男友。我们已经有过几次约会,
你非常喜欢我。你今晚来我的公寓,是期待着我们将会享受第一次性爱。明白么?”
“明辨。”
“好,还有一件事。当你醒来,你的名字就不再是‘莫妮卡’了。现在你认
为你的名字是‘Jackie’。每一次我喊你Jackie,你的欲火都会烧得更旺。你明
白么?”
“明白。”
“非常好。当我数到三,你就会醒来,你的名字会成为Jackie,而你将会因
为想要与我共赴巫山而情难自已。一……二……三!”
莫妮卡眨了眨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她疑惑地看了看周围。
“Jackie?”马特硬着头皮喊道。
莫妮卡转头看着他,她的眼睛变得大大的。“嗯?”
“我很喜欢你新做的发型。”
莫妮卡笑了,“今天才做的。也是临时起意。最近我一直觉得日子好无聊,
我乣做点什么改变。很高兴你喜欢它。”
“想来点酒么,Jackie?”
“呃,好的,当然了。”她有些紧张地说。马特走近厨房,拿回几瓶酒。他
挨着莫妮卡坐在沙发上。二人品着酒,他说:“我希望你今晚约会过得愉快,Jackie.”
当马特说出那个词“Jackie”时,他可以看到女孩的手在轻微地颤栗。
“我觉得好极了”,她说,然后喝了一大口酒。马特伸手爱抚着她的脸颊。
“你是如此地吸引我,Jackie. ”莫妮卡有喝了一口酒,喝光了所有杯中的酒浆。
然后她转身亲吻着马特。他们在沙发上互相爱抚了一会儿。然后莫妮卡站起身来
脱掉了她的衬衫和胸罩。“你真性感,Jackie”,马特说。当他说“Jackie”这
个名字时,他可以看到她的乳头都立了起来。马特将莫妮卡领进我是。他们都脱
光了衣服,相拥着躺在了床上。二人拥吻着,马特的手探进了她两腿之间。她发
出了更高声的呻吟。“哦,对,Jackie!是的,Jackie!”他说着。每次他说
“Jackie”,他就能感觉到她的蜜壶越发地湿滑。莫妮卡焦急地爱抚着他的丁丁,
直到它坚硬似铁。然后她将这根巨物引到了两腿之间。
当他进入她的身体中时,她发出了另一声高亢的呻吟。“哦,天哪,Jackie!
哦,天哪!”他叫着。每次刺入,他都叫着“Jackie!”莫妮卡的呻吟声也随着
他的叫声越来越高。终于,马特要到了,“我要来了,Jackie!”几个呼吸后,
莫妮卡的脸显示着她正经历着强烈的高潮。她高声呻吟着,马特都有了耳鸣。
半小时后,他们又做了一次,一样地高声呻吟。
他们完事后,穿戴整齐,但身在催眠中的莫妮卡来到马特身前站好。“你会
直接回家,上床睡觉”,他说,“当你明早醒来,你不会记得刚才发生的一切。
你的名字又变回‘莫妮卡’了。”他弹了一下手指,莫妮卡睁开了双眼,“谢谢
你,真是非常美妙的一晚。”她亲吻了他的脸颊,开门离开了。
楼道里站着Jackie. 二女看到对方时都愣了一下。旁人恐怕会以为这是一对
双胞胎呢。Jackie转过身来瞪了一眼马特。她的眼中燃烧着怒火。很显然,她听
到了一切。
“Jackie,我……”马特想说些什么,但是太晚了。Jackie回到了屋中,摔
手关了房门。
* * *
那一夜,马特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一夜无眠。他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这是他搬进这栋公寓楼后第一次Jackie的房间里没有声音传来。又一次,在理
智的面前好奇心占了上风。他爬上了消防通道,向Jackie的房间里望去。Jackie
独自一人坐在床边哭着。马特敲了敲玻璃,Jackie站起走了过来打开窗户:“哦,
进来吧。”她说:“免得被人看到,把你抓进局子。”马特从窗户里爬了进去。
Jackie坐回床沿,又开始哭起来。
“你还好么?”马特问。
Jackie又瞪了他一眼。
“抱歉,愚蠢的问题”,马特说。
Jackie叹了口气。“你可能看出来了,我父母那边,事情不像我想象的顺利。”
Jackie看向床边的照片:“天哪,我好想我弟弟。”
“那就是你一直在帮我的原因,是么?”
“当我父母发现我是个拉拉后,他们把我赶出了家门。我的弟弟是唯一一个
站在我这边的人。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确认我没事。我度过了一段非常痛苦的
时光,要是没有他,我一定撑不过来的。但是当我弟弟被辞退的时候,我忽略了
他的问题。我早该注意到那些迹象的,但是没有。当我认识你之后,我意识到我
可以用本该用来帮助我弟弟的办法来帮助你。我只是想要让事情走上正轨。”Jackie
站了起来,给他肩膀来了一拳。“但是,今晚这单身白人女性是怎么回事?嗯?
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我爱上你了。”
“这就是你表达爱的方式?”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呀。我知道现实生活中它不可能发生的。我想我可以
假装——就今晚一次。你不是本来不在的嘛。”
“为什么你一开始会爱上我呢?我给了你一些迹象么?我做了什么鼓励了你
的这种想法么?”
马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当你第一次催眠了那个女子和我睡觉,而我
为你催眠了一个,我们实际上藉由第三方做了爱。”这话让Jackie不知所措。自
从马特认识她之后,这是第一次。她不知道该说什么。马特转身离开了。
* * *
第二天晚上,马特走到Jackie的房前敲响了房门。“好的”,她说。二人来
到客厅聊起来。“你听我说,我对昨天的事非常抱歉”,马特说。“我那么做太
愚蠢了。”
“忘了它吧”,Jackie说。“我的意思是,一开始对我而言有点恐怖,但是
我对那事儿还好啦。实际上,你让她换了发型,换了装扮,还是蛮酷的。我从没
想过这样的事呢。”
“真的么?”
“实际上,我知道有个姑娘,如果她的头发是暗色的,她应该和一个吉他手
特别像……好吧,不要在意这个。”
“所以,你不生我的气了?”
“嗯,基本不生气了吧。我在想你昨晚说的话。”
“嗯?”
“可以说,那让我感觉过分甜蜜了,我有些不能接受。所以,我们不要再提
那个L 开头的字眼了,好么?”
“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对么?”
“是的,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出去玩的。”
“好的,我想我们可以组一个好队伍。你帮我从我的壳子里走出来,我放置
你走得太远。”
Jackie笑了:“你知道这让你成什么样了么?你就是一个男性的fag-hag
(译者按:这是美式英语中的一个俚语,意思是一个主要和男同性恋在一起的女
性,带有贬义),跟着拉拉搞在一起。你是个dyke-tyke (译者按:就是男性fag-hag
的称呼)。”马特放声大笑:“等等,等等啊。我得给你看些什么。”他回到自
己的公寓。一会儿,他把贝琳达带了回来。
“哦,天哪……”Jackie又一次见到贝琳达显得特别激动。贝琳达穿着一件
印花的白色长裙,她的手中拿着一枝玫瑰,与之同色的是她鲜红的唇蜜。她缓缓
走进了房间,直视着Jackie,将玫瑰递了过去。
“以防你还是生我的气”,马特说:“我想她是可以安抚你的。不能浪费这
个资源呀~ ”
Jackie显得有些慌张,“不,当然不能浪费。”她轻轻地从贝琳达瓷娃娃一
样的手中拿过玫瑰。贝琳达发出一声柔媚的呻吟。“现在,如果可以的话,请离
开一会儿,贝琳达和我有些事要做呢。”
“不”,贝琳达意外地说,“我要他留在这儿。”
Jackie疑惑地看着贝琳达。
“我来解释一下吧”,马特说。“你看到了,贝琳达和我聊了一会儿。她发
现其实她是挺严重的暴露康。实际上,如果没人在旁边看的话,她无法真正享受
性爱。”
Jackie又看了看贝琳达,看着她略显忧郁的眼眸和微厚的双唇。“哦,好吧”,
Jackie终于说:“你可以留下来看。”
马特跟着Jackie和贝琳达走进了卧室。二女跪在床上,拥吻在一起。Jackie
的嘴探索着贝琳达每一寸脸蛋和脖子。贝琳达轻声呻吟着回应着。“为我脱掉衣
裳吧”,终于,Jackie说。
贝琳达站了起来,从头顶脱掉了白色的长裙。Jackie高兴地发现她的裙下不
着寸缕。她的皮肤光滑而无暇,双峰白腻,乳头粉嫩而坚挺。她又跪在了窗前,
Jackie又吻上了她的娇躯。每过一会儿,马特就注意到贝琳达在从眼角看着自己。
然后,她就变得更加欲火焚身。贝琳达帮Jackie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她穿着T 恤
和牛仔裤。Jackie急切地要脱掉这些累赘。她躺在床上,由贝琳达来服侍自己。
贝琳达和Jackie不在一起有几个星期了,但是贝琳达清楚地知道要怎么做。Jackie
对她的评价说得很对,她饥渴地想要取悦Jackie. 马特激动地看着,这样的声音
他已经听了几个月了。如今终于有机会面对面看着了。他发现贝琳达非常容易被
催眠,对Jackie来说想要催眠她然后去掉马特给她的暴露倾向的暗示简直易如反
掌。
但是她没有。
「完」